是谁在背后操控着无人机竞技赛

2016-09-27 本站整理 条评论

无人机竞技似乎正在朝着主流运动的方向发展,基于无人机的赛事在国外方兴未艾。这背后有谁在运作?无人机会拥有自己的F1赛事么?

皮尔托拉斯是最出色的无人机飞手之一,但他并不热衷比赛。

竞技比赛中,无人机会做出各种惊险动作,但是现场观众往往不能亲眼看到,需要借助视频。

参加D R L洛杉矶比赛的选手。

D R L洛杉矶比赛现场,组织者希望能在全球举行巡回赛。

在洛杉矶一家公园,皮尔托拉斯)操纵着一架X形无人机,在草地上方盘旋,然后让它迅速翻转,面对地面,全速来了一个自杀式俯冲。就在离地面只有几英寸时,他拉起无人机,螺旋桨像割草机一样掠过小草,缓缓停在五英尺外。皮尔托拉斯放开了无线电控制器,摘下乳白色的V R眼镜。

皮尔托拉斯是梦工厂顶级动画片制作者,但这会儿他是在测试佛州公司Lum enier专门为他定制的一款无人机。“艺名”Charpu的他是世界上最出色的无人机飞手之一,在YouT ube视频中他展示了不凡的操控技巧,螺旋、翻跟头、自杀式俯冲……在一段名为LeftBehind的视频中,他操纵一架无人机,以80英里的时速,穿过一家医院的废墟,此后无人机圈子就管该医院叫“Charpu大教堂”。

“我开始研究无人机竞技时,一搜索网上都是Charpu的名字。”来自洛杉矶的无人机飞手萨乐福(M auriceSallave)说。迄今已有150多万人观看了LeftBehind,随着越来越多人迷上无人机(2014到2015年,美国无人机销售量从大约43万台增长到了100多万台),Charpu已成为无人机竞技运动的非官方代言人。

开始走红

无人机这个名字听上去很性感,但跟在巴基斯坦西部发射导弹、一次能飞行24小时的“掠食者”不同,这里的无人机指的是四旋翼飞行器:四个螺旋桨围绕着位于中心的机身,移动速度可达90m ph,但体型娇小,对角线方向桨对桨距离平均也就25厘米。竞技用机设计略有不同,但操控者(或称“飞手”)都是戴着V R眼镜,连接内嵌在无人机上的摄像机,实现第一人称视角(FPV)。

多年来无人机竞速比赛早在小圈子里萌芽,但直到最近才开始走向职业化,过去两年发展很快。2014年夏,美国加州一群爱好者组建了“F P V探险者和竞技者”,同年秋,欧洲无人机兴趣团体A irgonay在网上名噪一时,他们发布的FPV视频展示了无人机在法国一个森林中以将近70英里的时速穿梭的惊险镜头。和“FPV探险者和竞技者”一样,A irgonay成员背景各异,只因爱玩无人机走到一起。“这是我们的休息时光。”其创始人拜尔汗(H erv Pellarin)说。“人们只知道无人机是安全局的 玩具 ,总跟炸弹和杀人联系在一起,这真让人腻歪。无人机可以很有趣,它需要技巧、工程学知识,需要飞行才华,它可以成为下个世纪的运动。”无人机公司G am eofD rones创始人之一戴利亚多年接触极限运动和电子游戏,他说FPV无人机竞技把这些融为一体。“它已取代电子游戏,成了我的新欢。要我整天飞FPV,我也愿意。”

毫不意外,无人机竞技的走红刺激了人类建立更大组织的本能。过去两年里,独立的竞技联盟纷纷出现。去年,一个由迈阿密海豚队老板史蒂夫·罗斯支持的组织创建了无人机竞技联赛(D R L),在全美各地举行了比赛;今年3月,迪拜举行了第一届世界无人机大奖赛,除了破纪录的奖金额度(头奖25万美元),还包揽32支参赛队伍的旅费。观众在体育馆里观看赛事,无人机摄像机捕捉到的画面在大屏幕上实时播放。4月,无人机运动协会(D SA )与E SP N达成协议,后者将直播第二届全美无人机竞技锦标赛。比赛8月5-7日在纽约的总督岛举行,奖金5万美元,在E SP 3播出,之后还有更长的精选片段放送。DSA主席莱弗思兰德(ScotR efsland)认为,无人机比赛未来会发展成“电子竞技、竞速和虚拟现实三合一。”D R L则跟英国的天空广播公司签订协议,在天空的体育综合频道播出其10场比赛,并为即将在英国举行的赛事铺路。

开创新的运动产业总是很难,但电子竞技的成功显示这个市场尚有挖掘潜力,去年最受欢迎的竞技性电脑游戏Defence of the A ncients 2的决赛吸引了大约2000万观众。D R L希望打入这个市场,其举办的首场无人机竞技比赛到今年4月份已经吸引了1100万浏览者。D R L首席执行官霍巴祖斯基策划在世界各地寻找合适地点搞全球巡回赛。在他看来,D R L可以通过三种方式赚钱:卖门票、吸引赞助商、销售品牌商品。

各种挑战

但是,这项运动实在太新了,目前的比赛其实还没有什么严格统一的标准。迪拜的赛场具有未来主义风情,专门打造了巨型的障碍设施,像一条800米长的塑料蜥蜴的脊椎骨。参赛者必须进行极为精准的操作,才能通过不同的关口。DSA的锦标赛则设置了草场背景和障碍滑雪赛风格的大门。DRL似乎更喜欢原始粗野的方式,城市探险的感觉。它第二场赛事选在洛杉矶废弃的霍索恩商场,霓虹的关卡和亮着LED灯的飞行器让赛场充满地下酒吧的气息,赛道装饰着各种“不祥”的小道具,如摇摇欲坠的高速公路标志和锈蚀金属仿造物。霍巴祖斯基设计的计分体系非常鼓励进攻性,他为每个参赛者准备了10架无人机,呼吁他们将其操作到极致,“我跟他们说,如果机子没有坠毁,你就没有努力参赛。”

比赛中的确经常发生“事故”,因为无人机竞技重视速度和操作性,好在一般不会造成伤亡。比赛其实十分短暂,大约一分钟左右。常见的形式是一组飞手同时进行障碍赛,绕飞数圈后首架到达终点的飞机获胜。在一些技巧赛中,评委会根据飞机动作体现出来的独创性、想象力和难度打分。

按照理想的设计,无人机竞技体验完全是浸入式的———跟飞手同一角度看事物,体验一种不稳定的、梦一般的飞行感觉。D R L开发出专有的无线电信号延迟发送系统,以便播出无人机在隧道等地方拍下的画面。但在现场,感受往往不如预期。《金融时报》记者威特(StephenW itt)观看了霍索恩商场的比赛,发现从第二场比赛开始,就不再那么激动人心了。无人机电池续航时间短,飞几分钟就要换电池。计分体系复杂,观众不能马上知道谁胜谁负。到了第三场比赛,新鲜感已经让位于厌倦,再过一会儿,连“撞机”也让人觉得无聊。

除了标准和现场观赏感等问题,无人机竞技还面对其他挑战,比如参赛人员单一、机型单一,等等。有人更提出,根据2014年6月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对现行航空模型管理法规的诠释,FPV飞行根本就不合法。随着竞技无人机的热销,有人担心自己会被时速无人机撞到。过去两年,光是在加州,就有200多件类似事故发生。

竞技与创意

无论怎样,无人机竞技背后的推手还是希望这项运动能够发展壮大。

目前而言,“飞手”大多还是愿意缩在控制室里,隐藏在眼镜后面,比如皮尔托拉斯。他只是喜欢这个圈子,喜欢跟同道待在一起。”皮尔托拉斯最近与几个同好组成Rotor Riot,专心拍YouT ube秀。

“有人纯粹是爱好,有人是想赚钱,这是难免的。”皮尔托拉斯说。“也许无人机竞技成了主流运动,自由飞和废弃的游乐场就被边缘化了。”

用户评论

(已有条评论)
昵称: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
返回顶部 刷新